服务标准
<br />
<b>Notice</b>:  Undefined variable: keywordalistrow1 in <b>D:\wwwroot\www.007bw.com\www.bwhunlian.com\siderbar.php</b> on line <b>71</b><br />
<br />
<b>Notice</b>:  Undefined variable: keywordalistrow1 in <b>D:\wwwroot\www.007bw.com\www.bwhunlian.com\siderbar.php</b> on line <b>71</b><br />
<br />
<b>Notice</b>:  Undefined variable: keywordalistrow1 in <b>D:\wwwroot\www.007bw.com\www.bwhunlian.com\siderbar.php</b> on line <b>81</b><br />
<br />
<b>Notice</b>:  Undefined variable: keywordalistrow1 in <b>D:\wwwroot\www.007bw.com\www.bwhunlian.com\siderbar.php</b> on line <b>81</b><br />

张经理手机:18901156007
座          机:010-57262477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16号,后现代城8层

私家侦探博威微博北京私人侦探博威微信公众号

关于对《上海高院有关专利间接侵权案件的最新判例》的解读

作者:私人侦探  VIP直拨:18901156007  热度:1983°
「本文摘要」: 近日知识产权纠纷案方面,上海科炎跟原告殷永江一案受到各方关注,原因在于被诉侵权方获得法院支持,给予未侵权判决,专利持有者殷永江败诉

    近日知识产权纠纷案方面,上海科炎跟原告殷永江一案受到各方关注,原因在于被诉侵权方获得法院支持,给予未侵权判决,专利持有者殷永江败诉。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目前知识产权法律涉及细节的某些条文非常模糊,因此在操作中往往难有标准,胜诉败诉往往只在一件两件关键证据中。

 

该案大抵如下:

 

    原告要求保护一项“依次逐段发光的场致光缆线”的专利,该专利技术方案必须通过特殊的驱动器驱动才能实现依次逐段发光的效果。而两被告生产、销售的仅是发光缆线,并不包含驱动器,故不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直接侵权。但是,被控侵权的发光缆线在使用驱动器进行驱动时,通过不同的驱动方式,既可以实现原告专利要求保护的依次逐段发光的效果,也可以实现常亮、闪动发光等其他发光效果,也就是说被控侵权发光缆线可以用来实施专利。在此情况下,要认定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专利侵权,还需要判断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专利间接侵权。(此段来源于知识产权知识微信公众号)

 

    前者直接侵权的确未构成,但很明显有可能对方在获取到此项专利技术后加以改进,避开直接侵权,同时将间接侵权的责任也通过一些手段尽力回避掉,此时专利持有人很难获得直接证据证明对方侵权,由此看出,殷永江因证据不足而败诉情理之中,尽管从感性上判断对方的确有借鉴改进之嫌,但无明确证据也难以定论。这就是证据不足吃亏的地方。设若被诉侵权方真有侵权之嫌,在获取到专利之初,打算以此来谋利之时也定对规避法律风险做了安排,原告找不到证据也是必然之事。

     而对于间接侵权,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此类事件尚少先例。在认定过错方面不好界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九条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上述规定成为判定被告是否构成专利间接侵权的法律依据。很明显法律规定找到被诉侵权人过错行为或过错故意方可认定有间接侵权行为,而此种行为很难被判定,首先被诉方是否参照对方专利不好查证,其二其有否故意或非故意过错也不好查证,而被诉方却很容易证明自己并无相关资料,也就不存在故意借用或者仿照专利的过错,容易得到法院方支持。

 

    据了解,为此案上海市高院民三庭还专门组织专家和有关人就专利间接侵权的判定标准进行了研究和探索。结论是,首先,若被控侵权产品是专门用于实施专利的,由于被控侵权产品只能用于实施专利故可以直接推定被告具有教唆、引诱他人实施专利的故意,从而认定被告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专利间接侵权。很显然这个行为若是不知情情况下有较小几率出现专门实施此专利,注意是较小几率,通常此专利肯定是在其他生产中同步实施,作为一部分,而若故意即在知情甚至故意情况下被诉方绝不可能傻到专门留下把柄供你查。因此无论哪种情况都极难被判定侵权。其次,如果被控侵权产品可以用于实施专利,也可以用于其他用途,则需要根据被告的行为进行判断。通常情况下,只有在被告具有积极诱导他人实施专利的行为,例如提供专利发明创造的图纸、传授专利技术方案、产品宣传时强调可以实施专利等,才可以认定被告的行为具有教唆、引诱他人实施专利的故意,从而认定被告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专利间接侵权。这种行为判断更不好界定。这也同上理,他定不会让其只专属于此专利,其二他绝不可能提供相同甚至类似资料给他方。所以这就是取证极难的地方。很显然被侵权方并没有拥有什么足以证明对方侵权的证据,而对方却极易为己开脱,在法律实务中,无罪推定是大势所趋,因此意欲推定有罪的一方必须提供足够证据方可有胜诉把握,否则即便大多证据指向对方而无关键证据你也只能眼见败诉而望洋兴叹罢了。

    这一方面体现了法治的进步,一方面也为知识产权保护加大了难度。所以知识产权保护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就不足为怪了。

下一篇 :知识产权保护:关于域名侵权认定的若干解释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2015年07月20日由博威时代发表。未经许可/注明谢绝转载!

转载请注明:《关于对《上海高院有关专利间接侵权案件的最新判例》的解读》 | 博威侦探社 >> 微信:bwsd007 >> VIP电话:18901156007